为了太空中的“中国星”(关注·“90后”科技人员的一天⑤)
时间:2018-10-25

  进净化间采访,先要穿上带帽子的连体工作服,再套上净化靴、戴上口罩和胶皮手套。由于氧含量低,记者待上10分钟就感到胸闷、气喘,范博文和同事却要在这里工作一整天

  作为一名“90后”,遇到项目难题时,范博文喜欢用网游中的“团战”“打关”等来打比方,鼓励团队成员齐心协力、攻坚克难

     

  1990年出生的范博文年龄不大,却已有5年的一线工作经历,还带领了一支全部为“90后”的技术团队。尽管年轻,但他先后参与了高分四号、高分五号卫星的载荷红外探测器组件等重大项目,为保障我国红外核心器件自主可控贡献了聪明才智。记者日前走进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十一研究所,近距离体验了红外探测器工艺线芯片封装测试工艺点负责人范博文的一天。

  红外芯片封装使用的焊接丝粗细不到头发丝的1/3,用镊子将焊接丝“盲穿”进小孔,比穿绣花针难多了

  体验范博文的一天,先从“换装”开始。

  9月6日早上8点不到,记者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一研究所办公大楼的一层大厅见到了范博文。印有卡通图案的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再加上年轻爱笑的脸庞,这是个自信从容的“90后”大男孩。没想到,寒暄几句后,记者的所有采访装备都被“收缴”了。

  “我们的所有操作都要求在无尘环境下进行,所以您得换上工作服,背包要存一下,手机也不能带进去,采访用的纸笔也不能带,可以用里面专用的。”范博文解释道。

  工作服不仅是连体的,还带有帽子,对初次穿戴的人来说有些复杂。记者花了几分钟时间才穿好,再套上净化靴、戴上口罩和胶皮手套,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这才做好进入净化间的准备。

  净化间,是范博文和同事们工作的“主战场”,红外探测器的核心部分——芯片就是在这里完成封装测试工作。

  “红外探测器上的芯片都是微组件,有的只有指甲盖大小,必须通过实体显微镜才能操作。还有一些对精度要求更高,误差要求在10微米以内的,就要去里面的工作间,使用更高倍数的工具显微镜。”范博文一一介绍。

  “10微米是什么概念?”记者一时难以想象。

  “1毫米等于1000微米,人的头发丝直径在80—100微米,而封装用的焊接丝只有25微米。”范博文解释。

  “焊接可是小范的绝活之一。”这时,同事张懿在一旁笑着说。原来,芯片封装必须用到超声楔焊技术,掌握这一技术的第一步,就是用镊子将25微米的焊接丝穿过焊接机上劈刀的小孔。更关键的是,这个孔不仅很小,而且从正面无法看到。

  “那怎么办?”记者回忆了一下以往穿绣花针的经历,感觉这简直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练呗!”范博文说,自己当时刚从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原以为搞科研就是在电脑上写写画画,没想到会碰到这个大难题。“我就是想着这是我的工作,一定要练好。”从此,范博文每天都重复着“穿针引线”的练习,一天要练100多次,终于在两个多月后熟练掌握了。

  这之后,范博文的焊接技术越练越熟。高分五号卫星载荷红外探测器组件芯片封装时,引线焊接工艺更为复杂。从接到任务开始,范博文就查找文献、设计方案,在实际操作中不断摸索,有的焊接工作即使精度要求没那么高,他也按照高分五号的微米级误差来操作。

  近乎严苛地练习了两年时间后,范博文不仅圆满完成了任务,还解决了航天用红外组件的引接焊接技术难点。“真到了那一天,还挺顺利的,一上午就完成了。”范博文笑着说。

  “‘90后’比较喜欢玩游戏,我有时就会用打游戏来激励他们。”

  8点15分,范博文将团队里的8个人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例行早会。主要是梳理上一天的工作完成情况,再布置今天的主要任务。记者发现,范博文说得认真,团队里的年轻人也都听得很认真。

  “听说你这个团队都是‘90后’?”

  “是的,我是年龄最大的一个,最小的一个是1998年的。”

  “‘90后’团队好带吗?”

  范博文笑了,“其实‘90’后有自己的特点,有活力,也有创造力,比较喜欢玩游戏。我有时就会用打游戏来激励他们,把做项目看作游戏通关,大家一起齐心协力,组团打掉这个‘大BOSS’。‘90后’可能不喜欢说教和大道理,但转换成他们熟悉的语言,效果就很好。”

  其实,仔细了解范博文和同事们的发明创造后,就会发现这些奇思妙想充分体现了“90后”的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