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卖假药!浙江警方破获特大微整形假药案 涉案金额超3亿
时间:2018-10-25

  您的朋友圈里有过卖玻尿酸肉毒素的微商么?您知道这些动辄数千的微整形产品很可能是从非法渠道批发来的么?近年来人们对医疗美容整形需求愈发旺盛,医美行业利润高,进入门槛相对较低,一些不法分子为牟取利益,无相应资质却非法制贩售微整形药品、医疗器械,并通过微信朋友圈或美容院等渠道进行销售,导致危害消费者健康事件时有发生。

  浙江嘉兴警方近日通报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微整形假药案,公安机关共了扣押肉毒素、麻膏、水光针等假药及无注册证医疗器械共计130多个品种,数量约27万盒(支),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据了解,该造假团伙共生产了假药达10吨。这些假药的成分是什么?流向了哪里?

  巨型假药案件的线索,从网络开始突破,微信朋友圈成为警方最先关注的焦点。海宁市公安局食药环大队大队长史宏骏告诉中国之声记者:

  史宏骏:我们最早是今年年初的时候,民警是通过网上巡查的时候,发现有个叫马某荣的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卖肉毒素,感觉这个人可能是在做非法的假药出售,所以我们通过对她进行了一个侦查,发现她背后有一张非常大的网络。

  警方发现,暂住在海宁周王庙镇的安徽籍女子马某荣,在犯罪团伙组织中,是重要的“中转商”,上游的两个犯罪团伙向她提供肉毒素、玻尿酸、麻膏等微整形假药,马某荣再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展下线,把这些假药出售,销售对象甚至包括在校学生。近一年的时间里,马某荣发展一百多个线下微商。马某荣确定了销售对象之后,由上家江西、河南等地的上级供货商,直接发货。

  史宏骏:警方运用了公安情报信息研判等系统平台调取了网络信息、物流信息等数据进行碰撞,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马某荣,江西的杨某,河南的曾某镇的团伙组织架构和部分犯罪事实。

  警方在江西、河南、广东、安徽等地对涉案人员开展同步抓捕,一举捣毁囤货仓库3个,抓获犯罪嫌疑人8人,查获“白毒”、“粉毒”、“黄麻”等假药3100多盒,同时查获无注册证医疗器械25000多盒。经审查,嫌疑人交代了大部分假药及无证医疗器械产品均为境外供货,通过国际物流非法走私进来。

  在打掉了经销商之后,警方并未收手,必须要打掉生产商,否则新的经销商依然还会不断出现。其中一罐麻膏引起了专案民警的注意:

  史宏骏:民警也发现其中有一罐麻膏比较特殊,我们从嫌疑人的交代当中了解到,这罐麻膏的出货价格只有30到50元,但是外面需要200到300元的样子,他们的价格算上国际物流成本,利润空间相当小的,所以当时我们认为这个麻膏就是国内组装,贴上外文标识进行出售的。

  经过专业机构鉴定,确定查获的这批麻膏是一种粗糙的仿制产品,而生产企业也没有相应资质,其质量根本不达标,应按假药论处。警方通过物流信息和资金流向,在发货地进行蹲守,跟踪物流车辆,组织抓捕行动。

  在岳麓山脚下的一个偏僻山村里,警方乔装成钓鱼的人,发现了生产假药的窝点,而后成功抓获生产假药嫌疑人8人,当场缴获大量假药,生产设备和原料。嘉兴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支队长马燕平:

  马燕平:这个案件应该是我们食药环打击全链条,全环节打击的一个典型案件,从销售者到中间商到生产者,把地下的生产窝点一网打尽。

  在案件中,假药来源有两个,一是走私的药品,主要是玻尿酸和肉毒素。

  史宏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均按假药处理,这些假药最终是要销毁的。

  二是自制山寨货,以麻膏为主。麻膏,就是表面麻醉剂,多用在做水光针或者纹身前用来减轻痛感。犯罪嫌疑人周某华交代说:

  周某华:就用搅拌设备做配方,按照每个原料的比例添加进去,进行搅拌和乳化,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变成膏体了,再把膏体通过其他设备进行分装和包装,然后装箱就可以了。

  有些东西对人体是有害的,而且要特别把握好比例,可能会对有心脏病、高血压的人有一些影响。

  造假的假药是否已流向市场,覆盖的范围有哪些地方?海宁市公安局食药环卫大队大队长史宏骏告诉中国之声记者:

  史宏骏:麻膏是面向全国进行销售的,他们的出售没有实名登记。从我们缴获的账本来看,我们仅仅缴获的是最近三个月的账本,他们这个麻膏生产了10吨,我们缴获了1吨多一点 。很多是通过微商发下去,流向主要是一些地下工作室,私人游医那里。